欢迎来到金陵中学!
当前位置: 校友之家  | 校友通讯  | 校友通讯82期(2015.01)
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设计者齐康:建造历史的标志碑
 
     齐康, 浙江天台人。建筑学家,建筑教育家。1931年10月28日生于南京1949年毕业于南京金陵中学,1952年毕业于南京大学工学院建筑系。院系调整后历任南京工学院(后改名东南大学)讲师、副教授、教授、副院长。现为东南大学建筑研究所所长、教授,法国建筑科学院外籍院士,大连理工大学建筑系名誉系主任,兼任华南理工大学南京工程学院江南大学等校名誉教授等职。齐康1993年被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,1995年起担任中国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职务,1997年被选为法国建筑科学院外籍院士。2001年以最高票数获选首届中国建筑界的最高奖“梁思成建筑奖”。 2004年获中国建筑学会举行的首届建筑教育奖。
    齐康参与设计的近200座建筑里,其中一件作品他竟前后花了20年时间,这也是他最广为人知的作品,曾有1000多万人参观过,这就是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
 
    1984年深秋,53岁的齐康来到位于南京江东门地区的工地,此时的他,已经接到任务:为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(图)构思设计方案。秋风秋雨中,眼望着奠基碑旁挖出的堆堆白骨,悲怆之情油然而生,“要让子孙后代永远铭记那场惨绝人寰的劫难!”
  “1937年,我6岁,留守金陵大学管理校产的父亲在大屠杀中险遭杀害,我则跟随姨妈到浙江天台避难,亲历了日军的轰炸。年龄虽幼,但国亡家破、颠沛流离之痛,从此深深记在了心头……”在低沉的叙述中,白发苍苍的齐康先生回头凝望书架正中一个镜框中的老人,那是先生的姨妈,清癯的面容、凝重的眼神。
  “生与死”,是齐康在设计纪念馆方案时要表现的主题,集中体现在墓地广场“场”的营造:满眼鹅卵石,几株枯树、寸草不生,充满一种毫无生命气息的苍凉之感,象征着“死亡”;鹅卵石边,绿草如茵、生机盎然,象征着“生命”。“建筑是直观的,但建筑可以用环境、氛围来隐喻和比兴,留给人们深深的思考。”齐康说。
  在墓地广场乱石中,有一尊悲伤的母亲塑像,母亲头发散乱,四顾张望。“我设计这座母亲像,是要表现劫后的母亲在寻找亲人,可亲人已经不在了。这是发生在那个时期活生生的事实、悲惨的现实,后人永远也不能遗忘!”
  纪念馆所在地北高南低,齐康顺应地势设计,在向西南的土地上进行构思,“生”与“死”即在此表现。纪念广场不远,是日军大屠杀中“万人坑”遗址,被辟为遇难者遗骨陈列室。整个纪念馆一期,以残损的墙壁围合:入口处的墙上,用中、英、日三种文字雕刻着“遇难者300000”字样;通向遗骨陈列室路上,有一段长数十米的遇难者浮雕墙,表现遇难者被侵略者虐杀的情景。
  上世纪90年代,齐康先生继续设计了纪念馆二期方案,重点包括“古城的灾难”大型雕塑、残破的城门、十字形标志碑、遇难者名单墙等。在二期设计中,齐康力图用最简洁的建筑语言和雕塑体现造型意义,为此他选用了体块错位的手法:一颗怒目圆睁的死难者头颅、一只被活埋者挣扎的手、一截侵略者屠杀时砍断的军刀,一段弹痕累累的残破城墙……“历史事实是最珍贵的,建筑的语言再丰富,也无法表述得尽。”齐康表示。
  矗立在纪念馆南端的巨型十字形标志碑,当年曾几易其稿,最终设计方案是一个有着南京大屠杀历史元素的大十字架,上端刻着一排阿拉伯数字:“1937.12.13—1938.1”,即南京大屠杀历史事件的六周时间。标志碑向北,是一尊巨大的和平大钟,钟架的设计一气呵成,名为“倒下的300000人”:三根黑色的三棱柱代表“3”,上部用五个褐红色的圆圈代表5个“0”,中间悬挂大钟的梁设计成一个倒下的“人”字形,寓意南京大屠杀“倒下的300000人敲响的和平大钟”。
  “为大屠杀遇难者进行国家公祭,就是要让每一个中国人都能牢记这段沉痛的历史,更好建设我们的国家。”齐康先生表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原载2014年12月13日《人民日报》
 
 


版权所有:万博manbetx手机客户端   苏ICP备05009757号